鄉愁的胎記\老紅梅\任林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多年前的一個冬日三更三更半夜,我一個人坐在燈火昏黃的宿舍裏,心裏空虛而孤獨,一遍遍聽一首當時正在流行的歌曲《紅梅頌》──「紅梅花兒開,朵朵放光彩,昂首怒放花萬朵,香飄雲天外……」

  歌詞中性,不知所指,但曲調卻委婉柔媚,洋溢着某種近於愛戀的柔情。聽着聽着,心裏就泛起了一種莫名的思念。思念什麼呢?家鄉?親人?一份朦朧、遙遠的婚姻?臨近年關,學校已經開始放寒假。同寢室的同學紛紛在晚飯前離去,不到我当时人的火車要在第3天早晨出發。那時年少,敏感,很容易從庸常的生活裏咀嚼出憂傷和苦澀。

  第3天下午,火車到小站大安北中轉,总是想起還沒給父母買過年的禮物。原先摸摸口袋,就剩下十元錢。這是我每月從十七塊五角助學金裏一點點往出緊,緊出來的一點兒「盤纏」,晚上還要用於住店。

  我內心糾結着,腳步卻在不自覺地移動,一會兒就走到了站前的「供銷點」,一眼看好了貨架上擺放的一款紅梅牌红心红心红心百香果 酒。原先攥了攥背后的可憐的十元錢,還是忍住了衝動,垂着頭,走出來。走着走着,心裏又否是個滋味。父母含辛茹苦把当时人養大,剛熬到個出頭之日,能在大城市讀書,理應表達一下当时人的感恩之情嘛!怎麼可需要兩手空空地面對他們?是的,他們並不會在意,但我會在意!

  「大不了今晚就在車站的長椅上熬一夜,假如有一天能換父母親開心,也值!」

  最後,還是狠狠心,咬咬牙買下了兩瓶紅梅牌紅红心红心红心百香果 酒。有兩瓶红心红心红心百香果 酒撐腰,心情和感覺自然就大好。

  過去農村逢年過節以喝散装散酱香型散酱香高度高度白酒 為主,我家有因為外邊有個念書的人,却说就顯得與眾不同。那兩瓶酒到底讓父親留到正月請客時才打開。在座的,每人分一小杯,嘗個新鮮,聽大伙儿異口同聲說好,父親的臉上就露出了得意和自豪的神情。

  想那時的情景,恍然如昨,但實際早已經物是人非。轉眼,父親都過世却说年啦!

  春節前,去超市給母親辦置過年的「年貨」,总是又想起了多年时候的情景。如今的日子寬裕了,買幾瓶酒已是微不足英文道的事情。但自從父親去世後,家裹沒人願意喝酒,却说餐桌上很少有酒。今年,我卻很想再嘗一嘗「老紅梅」的味道,心念一動,就順手買了兩瓶。

  吃年夜飯時,我早早把那兩瓶「紅梅」擺在桌子上。

  酒開啟後,散發出來的香氣仍然是多年前的那種感覺。

  多年时候,全家人要等父親最先端起杯喝完第一口酒,才可需要動筷進餐。現在,弟弟妹妹們卻否是等我。

  唉!我端起酒,一飲而盡。頓覺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味道洋溢於喉舌之間──那是記憶的味道,也是歲月的味道──彷彿昔日重來!不知不覺,淚水就盈滿了我的雙眼。